+ 中国传统艺术设计

  

美国学者马歌林曾经指出,尽管在我们的时代,冠以“设计”名义的活动在剧增,“然而,这一切是以随意的方式进行的,而没有给予就不同活动而展开的理论、原则或是争论应有的关注,……事实上,伴随这些新的实践的发展,设计师们的活动通常只会围绕着他们的实践所展开的圈子进行,而不去寻找,甚至重视与其他设计形式或设计相关工作之间的关联”。本书显然属于第四类,作者陈楠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副教授,也是一名多年从事实践活动的著名设计师。2005 年3 月,陈楠曾加入第29 届北京奥运吉祥物修改、创作小组,成为奥运吉祥物“福娃”的设计者之一,并参与了北京奥运会特许产品开发管理工作。此后,陈楠又相继参与了伦敦奥运会、新加坡青奥会、瑞士奥林匹克博物馆、世博会、两岸故宫等国内外大型活动、机构的特许产品的开发设计与设计管理工作,积累了大量资料与经验,运用于设计实践与教学工作中,这些知识储备,都集中地在本书写作中展现出来。 确实,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设计师较少从事研究与写作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一方面,在大众的心里,设计师的身份被定位于乙方,总是处于被动的位置,而设计师一旦涉足创作,却又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大谈创意无限,完全忘记了设计本身的价值与意义。因此,大多数设计师是“作而不述”,即使有著作行世,也多为作品集或者心灵感悟式的言谈汇编。而另一方面,放眼设计研究领域,与实践无关的各类论文却充斥于各种设计期刊与会议文集中,打着研究的幌子而做着无足轻重的努力。目前国内出版的设计类专业书籍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一、理论与学术,多由理论素养较深的学者撰写,包括设计史、设计美学、设计批评、设计伦理等等,即对设计本体的理论探讨,属于设计学科的基础;二、教材与工具,不强调深度而追求指导性,即如何学习与实践;三、作品与成果,力求展现设计之美;四、实践与思考,一般由具有实践经验与探索精神的设计师撰写,试图通过对设计实践的思考总结,寻找设计背后的规律。这类著作往往具有较高的社会效应,如原研哉的《设计中的设计》、杉浦康平的《造型的诞生》、田中一光的《设计的觉醒》等。 其中,字脉,是以多条线索梳理汉字发展进化的脉络关系;字法,是梳理汉字在其发展的历程中不断总结提取的众多实用方法与创作心法;字绘则是对装饰文字绘画、字体图形创意设计乃至汉字艺术化表现的统称。而本书正是以字脉、字法与字绘这三个核心词汇为章节标题展开的。如此这般以设计思维作为著述与研究思考方式的做法似乎也只有设计师方能够想像得出来。而陈楠精心挑选的图片、亲手设计的版式装帧也与文字内容相得益彰,令整本书成为一件完整的设计作品。 原研哉先生在《设计中的设计》一书的自序中曾写道:“将设计以文字的方式表达出来也是一种设计。”此言用在本书上似乎再合适不过。以本书的体例为例,作者在序言中提到,他自己特别设计了一组北斗七星的图形展现本书关于汉字艺术设计的七个关键词:字源、字脉、字法、字圣、字器、字阵、字绘。这七个关键词既是本书的著述要点,也是汉字的诱惑之处。在这其中,陈楠似乎是个例外,除了教学与承接设计项目之外,他在很早的时候便开始从事似乎有些“另类”的工作——埋首于他的甲骨文、金文和东巴文研究之中。他先后创作了甲、金概念字体字库与应用作品,获得多项国内外重要展览的较高奖项,其中东巴文的概念设计(字库与软件)与日本株式会社技术评论社合作,在日本出版《爱与友情的东巴文》字库与软件。这些工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好玩儿”。然而,这一玩便不可收拾,聚沙成塔,十多年来的涓涓细流汇成了今日之大江大河。 提起中国传统艺术设计,一般人总会被其表面罩着的那层神秘主义面纱所迷惑,太极、八卦、五行、六法……但实际上,所有这些符号系统的使用并非为了神秘而神秘,相反,它们是即简单又复杂的一套非常严密体系。作为一名设计师,陈楠不像很多史论出身的学者那样刻意卖弄学问,在本书中,作者没有使用任何不精准、松散的定义或是误用的术语和概念。借用美国学者罗杰·马利纳的一段话来形容,他写作的意图在于传播知识与经验,在于“消除神秘而不是去创造它”。 在对格律设计观进行阐释的时候,陈楠指出,格律设计观的提出与研究的目的和意义有三点:一、梳理中国传统艺术外在形式中蕴含的设计思维模式与方法论体系,改变学界对这一部分研究的缺失;二、完善中国现代艺术设计理论框架,让世界了解这些形式背后的设计哲学与方法论体系;三、探索一条全新的系统设计方法论,成为新的汉字设计模式。[7]这三点意义实际上包含了从设计史研究、设计理论探索一直到设计实践开拓的整个过程。 在国内的青年设计师之中,才华横溢者不乏其人,但能够潜心于设计观念思考与设计体系构建的却并不多见,陈楠便是其中卓有成就者。当然,与学者的理论研究不同,设计师的研究目的最终还是要落足于实践、落足于设计。他对甲骨文、金文以及纳西东巴文的研究设计工作,便是试图通过对具有时代精神的古老文字的再设计,来使年轻受众与异文化受众更加主动地接受中国文化与传统文明。这一点,陈楠坦言,他走得并不容易。“我最初也走过弯路,开始时想走研究之路,想研究字体,后来才发现我错了,我所作的工作不是为了研究、训诂甲骨文,我的价值就是在于我能够把一套非常古老的元素拿给今天的青年人来玩。……我不想设计太沉重,我推崇的只能说是研究型的设计”。 以本书的重要章目《汉字与格律设计观》来说,这是陈楠多年来创作、研究以及教学的重点。陈楠对格律设计的研究起步很早,从1998年研究甲骨文与东巴文文字开始,他便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中国传统设计思维中的模块思维。《装饰》杂志2002年第一期的封面设计即以其甲骨文设计为主题。2004年的一次学术会议上,陈楠在学术界首次提出“格律设计”的理论,并将这种研究成果运用于教学与实践之中。此后,格律设计观又经历了一个不断成熟的过程。2008年,陈楠曾经为北京奥运会组委会设计开发出版物管理模版,基本依据了严谨的网格结构,在奥组委的实践工作,更进一步促进了其格律观设计体系的完善。2011年,他在《装饰》杂志的“学人问津”栏目刊发了《格律设计:针对格式系统规律预先设计的方法论》一文,全面详细阐述了他的设计思想。在本书中,陈楠对这一设计思维的论述得以展开,阐释得也更加充分。
上一篇: 台历设计中色彩的作用
下一篇: 台历的提炼和领悟